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玩具店的午後,某段回憶

 

 

一如以往的週末,我搭著捷運到了忠孝新生站,去我常去的咖啡館,不是因為咖啡好,純粹是因為愛它的靜,以及途中會經過一家玩具店。

 

玩具店老闆也許會想「這個人幾乎每星期都來,但是經常什麼也沒買的就走了」。是的,我純粹是愛看著櫥窗與貨架上各種不同造型的機械人與公仔,欣賞著線條、質地、色彩的組合,對我來說,那就是這個世代的藝術品。

 

今天不知怎的,想起了大約十五年前的一個午後,那時我正要從因為工作而住了兩年的香港回到台灣,一切即將有新的開始,雖然公司還是幫我安排了職務,但我在猶豫是否要展開另一段生涯開一間小小的工房,創作模型與玩具。

 

我提筆寫信給一個也愛玩模型的朋友想邀他一起,畢竟對我來說一個人跳下去做難免有些忐忑,我試著在信裡描繪對遠景的想像工作室裡有一張夠大的工作台,工具和一些材料放在中間,旁邊的書櫃上都是模型雜誌和參考資料。偶而做累了,就一起去逛玩具店,看看其他人的東西,刺激靈感。我還記得我在信裡跟他說,既然他喜歡生化系的造型,而我對於機械人特別沉迷,剛好互補,也許可以成為不錯的原型師雙人組。

 

那時生活裡還沒有網路與電子郵件,所以我在信紙上寫著,改了又改,不過,這封信並沒有寄出去,因為現實的問題畢竟還是需要考慮,我試著折衷想像有沒有可以不必用〝離職創業〞這麼激進的方式開始整件事的作法,但是沒有。所以我把我寫了一個下午的信揉了,跑去逛玩具店,把這個念頭拋在腦後,和無數個曾經有過的異想天開一樣,漸漸忘了。

 

不知怎的,今天下午我望著櫥窗裡的玩具,正在想〝這一件如果是我來改應該要先用鋸子把關節鋸開,然後〞,突然這段往事就這樣的從記憶裡浮現出來。

 

我還記得學生時代某個暑假,曾經有次工讀機會--到一個退休的老教授家裡幫他整理藏書,因為他要遷離住了幾十年的宿舍,打算把一些書與資料都捐給圖書館,在一堆一堆的書裡,老教授有時清楚的指示我哪些要裝箱哪些不要,但有時他也不免翻閱良久,看得出來也許正在回想某段曾有的記憶。

 

我那時心裡常在想,不知道老教授回顧生命裡的這一切時,在想些什麼呢?

 

而假如四五十年後,我如那位老教授一般,必須把一生所積累的這一切做個整理,當環顧我房間裡無數的模型雜誌與玩具、公仔、模型時,我又會想些什麼呢?

 

也許,會想到那一張我曾經在信裡面描繪的大工作檯,我的手正在打磨著原型,一邊看著手邊的草圖一邊琢磨著比例與線條是不是該再修...。

 

如果可以,其實我是想過那樣的生活的,至少希望人生裡有過像那樣的一段日子。


 

4 則留言:

  1. 有時後某段回憶讓人緬懷曾經與逝去~~~ :))

    回覆刪除
  2. 想到就去做啊~當作兼職或興趣也不錯
    我是35歲踏入您所謂原型師這一行的
    過了5年了...還好沒餓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啊,看到您的部落格文章與露天的賣場,好讓人懷念的材料與製作過程啊 =D>

      刪除
  3. 回顧生命裡的這一切時,在想些什麼呢?
    又有什麼是"可以"回憶甚至"留給後代的"
    老師~我想這個問題才是讓我们該深思的!該問自己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