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9日 星期日

名作家的黑色逆襲--東野圭吾《超.殺人事件 推理作家的苦惱》

 

 

在讀這一部東野圭吾的短篇集《超.殺人事件 推理作家的苦惱》時,一下子會忘記了他是《偵探伽利略》、《流星之絆》的作者,因為在這部《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裡,以黑色幽默筆法把「推理小說」與「推理作家」推向一種極致荒謬的存在,與在他之前的作品裡所流露對人性的悲憫與沈重,似乎不太能連在一起。

 

不過如果對照回東野圭吾在寫作之路上的坎坷起伏與堅持不輟到最後大放異彩,也不難理解在那樣的過程裡,除了持續寫作之外,他也不斷的以一個“小作家“的眼光冷眼旁觀出版社與文壇的各種怪現象,這些光怪陸離的文壇內幕,自然的也因此成為他寫作的素材之一。《超.殺人事件  推理作家的苦惱》裡有幾篇作品,可以嗅到他對於這些現象濃濃的諷刺意味,也可以說,算是他對於其所處的出版圈的逆襲。

 

由書中的「超猜兇手殺人事件」、「超高齡化社會殺人事件」、「超長篇小說殺人事件」、「魔風館殺人事件」、「超讀書機器殺人事件」,都可以讀到東野圭吾對於推理出版業界的諷刺,讀者固然無從得知他筆下的異象有多少真實的成份多少誇大,但是以我曾經在出版社工作幾年的經驗,不難想像其有一定的真實程度,讀完難免會心一笑。

 

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的寫法有點像是科幻小說常見的“If...Then“寫法--“假如推理小說家自己都想不出兇手是誰,會發生什麼事?“、“假如推理作家也要節稅,會發生什麼事?“、“假如推理小說遇到社會高齡化,會發生什麼事?“...而“If...Then“所組合而生的想像空間,讓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玩出了相當有意思的內容。

 

我個人尤其喜歡「超讀書機器殺人事件」這一篇,假如書評家、作家,甚至讀者都依循著某種「公式」進行,“讀書“變成只是一種消弭自己“要跟上潮流啊“的焦慮或自我標榜的方式,那麼如篇中所敘述的怪現象--小說、書評、讀者心得完全都由機器所產生的荒謬也不難想像。甚至以在部落格平台工作的我來看,也很自然會連想到“部落格寫作“這件事上假如寫部落格逐漸變成純粹只是商業置入、應酬文友甚或別有現實目的的工具,某個角度來看對於「部落格」原本屬於每個人都可為自己發聲的個人媒體這一點來說,應該也是一種根本性的諷刺--原本寫部落格是為了表達自我、但最後“自我“已經不存在於部落格書寫當中。

 

不過除了諷刺文壇之外,東野圭吾也不免幽自己一默,其中一篇「超理科殺人事件」,讓人不得不聯想到他筆下的「偵探伽利略」教授名偵探湯川學系列,至於東野圭吾到底是怎麼挖苦自己的作品,讀者不妨親自找來看看。

 

不過,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真的不是一部推理作品集喔,但我相信推理小說的愛好者,應該還是會喜歡這本有著濃濃諷刺意味,但是也算是對推理小說致敬的短篇集。

 

最後想講一個題外的感想,在讀這本書的過程裡,我一直想到在台灣twitter上一群推友們共筆 ,以新聞事件作為諷刺主題的「台灣幹得好新聞社 @gjtaiwan」。精準的諷刺是一種意識形態的除魅,不過政治諷刺很容易因為政黨意識形態而被曲解,也許從一個社會裡諷刺文學的生態,是觀察那個社會文化成熟與多元程度的指標之一。

 

1 則留言:

  1. 我很喜歡東野圭吾的作品.大部份作品都讀過..
    除了因為他的理工科背景
    作品裡探討人性的黑暗面也是很精彩
    像白夜行...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