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極短篇] Fly me to the moon

 

 

「你也去過那間爵士酒吧嗎?」

 

「沒有,只是聽人說起過,有人說在東京六本木,也有人說在紐約,還有人告訴我那是在巴黎,只是沒有人能確切告訴我地址,甚至去過的人,也未必可以再找到。」

 

「喔,我去過一次,是在台北。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在辦公室待到十點,關上辦公室的燈,看著樓下的馬路像是一條被拆開的禮盒缎帶一樣的寂寞,突然很想喝一杯。

 

打給女友她說還在跟朋友唱歌,話筒的那一頭聽的出來相當歡樂,跟她說我不過去了,掛上電話,我慢慢的散步,希望能碰巧走到一家讓我覺得可以進去喝一杯的店。身邊的人與車,就像是平行宇宙裡毫無交集的存在,我幾乎有種錯覺我可以任意穿越他們,就像穿過空氣一樣」

 

「我大概懂你的意思。」四十歲的男人好像總會在某個瞬間有類似的感覺。

 

眼前的男人把酒杯裡的伏特加喝完,吩咐酒保再給他一杯,接著說:

 

「就在這時候,我看到了那家店。乍看之下像是一間已經打烊的小咖啡館,但是門卻開著,我好奇的走進去,才發現整個一樓只是裝飾性的空間,而地下室的入口在吧台之後。假如不是哪個離開的客人忘了關門,我想我不會發現這家店。」

 

「喔?這跟我聽過的不太一樣。」

 

男人沒理我,繼續說著,眼神像是他也不確定他所描述的場景是真實的記憶還是想像:

 

「下了樓梯,地下室的空間比我想像中來得大,小小的舞台上,爵士三重奏與女聲正在唱著熟悉的爵士曲子,只有吧台坐著客人。記得那天是星期四,〝難怪,週末還沒到〞,我邊這樣想,點了杯伏特加萊姆,一個人坐在小小的圓桌。」

 

「就在那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九年前前女友要去紐約的前一天,說想一起喝杯東西敘敘舊,那天晚上我們到了山上的一家飯店,大廳的酒吧落地窗可以看到台北的夜景,凌晨兩點的月亮異樣的明亮,整個酒吧理只有我和她,連酒保好像都休息去了。空無一人的酒吧裡,不知名的樂團演奏的Jazz迴盪在清冷的空氣裡,〝Fly me to the moon...〞,我不自覺的跟著旋律哼著」

 

她突然握住我我著酒杯的手,我抬眼望著她,但是兩個人什麼話都沒有說,只靜靜的坐著。

 

我想,她應該是期盼我可以說些希望她不要走之類的話,只是我也害怕說了之後,無論她留不留下,也許最後她還是會離開的。

 

我始終記得她那晚的眼神,還有那異樣明亮的月亮,以及透過落地窗靜靜灑進來的,寂寞的光。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她。 」

 

「爵士樂手演奏起〝Fly me to the moon〞的前奏,女聲略帶慵懶的唱著,我突然覺得不想繼續喝下去,就離開了那家酒吧。」

 

「沒有再去過山上的那間飯店酒吧嗎?」我問

 

「沒有,其實也說不上為什麼,只是單純不想再去那裡,就像阿姆斯壯離開月球之後,也沒再回去一樣。」

 

我心裡默想著〝Fly me to the moon〞的歌詞--

 

Fly me to the moon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In other words

hold my hand

In other words

baby kiss me

 

Fill my heart with song

And let me sing forever more

You are all I long for

All I worship and adore

In other words

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

 

我想,這個男人也許錯了,阿姆斯壯至少有踏上月球,而他在九年前,放棄了登月的機會,只隔著太空船的窗,望著月亮而已。

 

==============================================

 

看倌一定覺得奇怪,老查今天哪根神經不對,怎麼寫起極短篇小說來了?

 

其實是因為上週末買了村上龍新的極短篇小說集《其實你不懂愛》,所有的故事都由第一人稱的「我」貫穿,而「我」所遇到的不同中年男人,都向「我」訴說一個和某間不知名的爵士酒吧有關的故事。但是那間爵士酒吧只是某種隱喻性的存在,隱喻某種引發出中年男人的寂寥感的因子與寂寞的呈現方式。

 

雖然小說還沒讀完,但是突然想模仿書裡的結構,試著寫一篇玩玩(其實是想不到今天的「每日一博」要寫什麼,只好出此下策),也算是一種向作者致敬的方式吧?等書讀完有機會,再來寫讀後感。

 

補充: 《其實你不懂愛》中每一篇極短篇都是用一首歌曲的名稱作為標題,“Fly me to the moon“其實也是書裡其中一篇的篇名,只是我寫這一篇的時候還沒有讀到那部份,內容也沒有關連。


 

9 則留言:

  1. 接近四十歲的我 .
    好像總會在某個橋段裡 .
    瞬間有種類似 . 灼傷的感覺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許這也是村上龍為何會寫這樣一本極短篇的原因 :)

      刪除
  2. 所以
    你也有一間
    希望中的酒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許最近真的太忙忙到對身邊很多事都沒有感覺,這間酒吧遲遲沒有在我眼前出現...

      刪除
  3. 自由自在不受約束的-水瓶人類2010年9月9日 下午2:29

    說真的..老查的這一篇〔[極短篇] Fly me to the moon〕很有 FU 乀~
    就像是從書裡走出來的一樣
    讓人忍不住想去 Youtube 找這首,
    不只中年男子有莫名的寂寥感, 女人也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村上龍好像也很喜歡這一首曲子,所以小說裡是用這一首作為故事的轉折點,且那一篇篇幅也特別長 :)

      刪除
  4. 我很認真的讀完這篇...不錯喲
    沒想到bestguy是個文藝青......文藝中年 :)) ....
    寫的挺有FEEL的... =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我不是文藝中年,如果以某個角度來說,也許算是「不良中年」(不結婚,愛敗家) :P

      刪除
  5. 在部落格讀到極短篇~好開心!
    回頭會再來挖寶!週末愉快!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