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睏...

 

 

昨晚熬了一夜,現在極度想睡。

 

坐在咖啡館裡猛打瞌睡其實還蠻好笑的。

 

前兩天有同事跟我聊起過勞死的話題,我半開玩笑的說「那也算是種幸福啊。」「怎麼說?」同事不解的問。「因為至少沒有經過什麼長久臥病在床的痛苦,一瞬間就過去了。」同事笑罵我神經病。

 

我想我還是先找個地方睡一覺,不然可能再一會我就會昏睡在桌上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