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既是歸人,又是過客

 

 

不知怎地,只要人在香港,就很喜歡到尖沙咀,隔著維多利亞海峽望對岸的香港島。或者就搭一程天星小輪過海,享受那種海風吹拂的感覺。

 

有一種夾雜著華麗與蒼涼的心情,特別是一個人的時候。望著那似乎伸手可及的繁華燈景,卻又很清楚自己只是個局外人

 

是啊,局外人。

 

1993~1995,我人生中最孤獨,卻又最快樂的兩年。那時,我在香港工作,除了做模型的同好之外,一個朋友也沒有。香港雖然是我的故鄉,但卻不是我生長的地方。雖然我能說流利的廣東話,但是從語法和辭彙很清楚的就能知道我不是本地人。那時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先生,你廣東話講的很好啊,每次總覺得有種好笑的感覺。

 

不過,有時回想起來,卻很享受那種無須要記掛任何人,全然自我的生存著的感覺。

 

那時常自己一個人走在大街小巷,看著和台灣既似且非的街景與人群,看著這個既陌生又熟悉,既是異國,卻又是我的出生之地的地方。

 

那孤絕的兩年,對我來說也許是種福氣,因為我反而可以冷眼旁觀,一個人在這花花世界修行那無所用心。

 

每一次回到香港,不管是短是長,是獨自一人還是與朋友一起,總是會讓我回想那兩年的時光。

 

1993~1995,我從一個對未來茫然迷惑的青年,透過一個人在香港跌跌撞撞的工作與生活,從操著半鹹不淡的憋腳粵語的自卑自閉,到熟練的負責此地分公司營運,我建立起對人生的信心。

 

回想起這些既酸且甜的日子,我心裡的感覺,又怎麼能三言兩語說個明白?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