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0日 星期一

三十年的等待--「Hobby Japan」國際正體中文版創刊!

 

 

上星期,從朋友那裡知道青文出版在1/7將舉辦「Hobby Japan國際正體中文版」(其實就是台灣中文版,因為香港的繁體中文版早在一年多前已經創刊了,目前應該是出到第17期)的創刊記者會時,心裡想「終於也等到這一天,我已經等了三十年了!

 

說起來我玩模型是國中(1981年左右)開始的,那時從萬代模型(如果沒弄錯的話,應該是日本模型龍頭Bandai在台灣設的分支,只是生產的組件不多,後來可能覺得台灣市場不夠大就結束了)的模型開始玩起,慢慢的也開始逛西門町萬年,存零用錢買日製模型。雖然那時就知道有Hobby Japan,但是因為零用錢不多加上不懂日文,所以還是以買模型為主,雜誌則只能瞻仰一下封面,遠觀而不敢褻玩焉。

 

上了五專,一邊打工賺學費,手邊能動用的錢也比國中時多了些,所以我也零星的根據封面零買Hobby Japan,所謂“根據封面“的意思是,因為那時比例模型(指根據實物縮小的模型,像是戰車、戰機、汽機車等)和科幻模型仍可說是各擅勝場,因此Hobby Japan的封面有時仍是以比例模型為主圖,這一種的我就不會買,如果是科幻模型作封面的才會考慮購入。不過那時辛辛苦苦買的雜誌因為怕被家人唸,所以放在打工處的置物櫃,想說這麼小眾的玩意應該不會有其他人有興趣,誰知竟然有一天發現全部被人偷走了!讓我心痛了好一陣子。

 

後來因為機緣巧合,1992年我回到出生地香港去辦身分證件,滯留在香港等證件發下的半年期間認識幾位玩模型的前輩,因此也又開始每期都買Hobby Japan。之後從1993~1995年一個人在香港工作,每個月最期盼的時刻除了發薪水之外,就是Hobby Japan航空版到港的時刻,因為玩模型算是我在香港唯一的娛樂與慰藉。所以等到轉調回台灣時,我的行李在預先寄了好幾箱回來之後,還有上百公斤的行李隨身托運,原因就是模型書太多,而這類雜誌都是銅板紙印刷,重得要命。

 

回到台灣後,雖然工作忙碌讓我已經不像在香港時那麼固定的維持做模型這項嗜好,但仍然不間斷的每期買Hobby Japan,一方面是種習慣,一方面有點像是某種「心靈上的原鄉」似的,當翻閱Hobby Japan的短暫時刻,好像心情也回到某個熟悉的時空,暫時忘了生活裡的紛擾,專心的看著雜誌裡的製作範例,想像的如果自己做的話,會有哪些不同的做法。

 

剛剛忘了說,我從1993~1996年工作的地方是尖端出版,尖端出版當時是以出動漫畫相關出版品為主,因此也取得了一些Hobby Japan的單本特集的中文版權,市場反應都還不錯,故當時心裡自然也期望公司會去拿下Hobby Japan的中文授權。只是出雜誌畢竟是個長期的承諾,加上老闆與總編輯不太了解模型市場,所以這個願望一直沒能見其成真。而一直到青文出版取得的另一本模型雜誌「電擊Hobby」的中文版授權時,那時心裡也是暗暗存疑「怎麼不是拿Hobby Japan的中文版呢?」,不過因為「電擊Hobby」也是一本不錯的模型雜誌,因此日文版的Hobby Japan與中文版的「電擊Hobby」就成為我每個月必買的兩本雜誌,比起對其他中文刊物都還忠實。

 

終於在Hobby Japan 日文版創500期的紀念時刻,台灣中文版也由青文出版取得授權創刊了!說起來,這也是歷經了30年的等待(1981~2011)。所以昨天在法雅客看到,迫不及待的就買下了。這一期與日本版一樣有特別附錄--是供1/144 HG 量子型00鋼彈使用的「GN劍 IV全刃式」武裝改造套件。而且也請到了日本的情景模型之王山田卓司(有看電視冠軍的也許有印象,他是連續三屆衛冕的模型王,後來則擔任評審)特別製作的士林夜市情景模型,算是台灣中文版創刊的特殊企劃。

 

而我不禁會想,如果早一點有Hobby Japan的中文版,讓我更有系統的透過中文內容去吸收模型製作的相關知識與技巧,以及有一個媒體可以發表作品,甚至讓模型產業因而在台灣有成形的機會因為廠商有了好的宣傳管道,甚至因此有機會形成同好社群,讓對於模型製作有興趣的人有心情上滿足(雜誌的發表空間)與實質發展(產業成形後帶來的工作機會)的可能性時,我會不會因此而走上模型這一行,過一個與現在完全不同的人生呢?雖然假設性的問題沒有意義,人生也沒有如果可言,只是在翻閱著中文版的Hobby Japan時,我難免會這樣想著。

(註: 原本標題的「三十年的等待」還藏著另一個跟鋼彈有關的梗,就是「機動戰士0083星塵回憶錄」裡帝拉茲軍的“我們已經等了三年了!“台詞,不過看來有共鳴的人應該不多,只在最後補註一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