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日 星期一

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也是個最壞的時代。這是個最光明的時代,也是個最黑暗的時代。--狄更斯《雙城記》

 

這是個最好的時代—

接受資訊、發表意見的管道、工具,可以說是人類史上最多、最方便的一個時期。溝通的管道開放給每個人,沒有任何獨裁者可以完全阻絕。甚至像是前一陣子出現的「維基解密」,透過網路的複製與散佈,即便創辦人被捕網站也不至於關閉,讓被爆料的國家防不勝防。而一次次因為公益或急難救助目的透過網路所凝聚的力量與資源,在在都顯現了網路的力量。

 

這也可能是個最壞的時代—

各種不同的偏見、惡意,也可以透過各種不同的管道傳布發送,考驗我們在判斷的能力,以及理性良知。而一不小心在未經查證下,錯誤的資訊就有可能迅速流傳。或者,有時這些偏見會偽裝成“理性“的樣態,讓人一時間更難以辨識。而偏見有可能因為聚眾而放大,甚至造成難以磨滅的傷害。工具的方便常讓我們忘了深思,按按鈕,就把未經思考咀嚼驗證的“資訊“隨手傳布。媒介的匿名性讓我們肆無忌憚,在真實世界裡面我們不會使用的惡劣言辭、態度,藉著躲藏在一組帳號的背後,毫無顧忌的傾瀉而出。

 

但即便是虛擬的媒介,“訊息“背後所帶著的粗魯、惡意、不尊重,並不因為訊息的媒介是虛擬的而或有不同。平常,我們很少會走到一個人面前因為他的政治立場或者喜好的明星偶像與我們不同而大聲斥罵他,但是我們常會不經心的透過我們的網路暱稱、狀態描述、簽名檔,做著這樣的事:大刺刺的寫著“相信OOO的是人頭豬腦“、“喜歡XXX的沒品味到家“等等。或者在線上討論時用太過武斷與激烈的方式發言,文字中充斥著欠缺深思,粗暴與輕蔑。

 

而正面的力量也不該僅是事件當下的曇花一現,或透過粉絲團聚眾表達對某些脫序行為(例如阻擋救護車)的一時譴責。常常事過境遷之後,就像是一時的嘉年華會一般的結束。透過網路的資訊開放、易於彼此溝通連結的特性,「公民力」、「公民政治」的發展值得期待與努力。

 

最近我總在想到底還有什麼是身為公民與網路使用者的我(我們)可以做的呢?只能說網路身為工具的可能性還有許多尚待發揮,而更重要的是,身為使用者的我們,會以什麼樣的創意與態度去運用,而這也許更是決定網路會向何發展更重要的因素。

 

目前上網的人口佔全世界人口還不到1/3,許多的可能性與變化還有機會發生,而身為已經使用甚至慣用網路的你我,除了欣喜於網路這項工具的方便與威力,也許還多了一重責任,為接下來的發展共同走出一條路出來。

 

在新的一年開始就想這些好像沈重了點,只能說這是新年的一種症候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