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日 星期日

bestguy私小說14--慾望之翼


“假設你是一隻鳥。“我說“並且覺得在天空飛非常舒服、非常喜歡。但是因為某種原因只能夠偶爾飛。對了、因為天氣、風向,或是季節的關係,有時能飛,有時不能飛。但是如果不能飛的日子太久,那麼力量會多餘,會焦躁不安。感覺自己好像被不適當地被貶低了似的。為什麼不能飛呢?也會這樣生氣。這種感覺你懂嗎?“

“懂。“她說。“我經常這樣覺得。“

“那麼,事情就好說了。那就是性慾。“

--《舞、舞、舞吧》村上春樹 下冊 P.93

------------------------------------------------------------


“你會一直乖下去嗎?“E問。

“應該會吧。“

“為什麼?你都不會想要出去亂來嗎?你以前不是…“

“傻瓜,因為我懶啊。已經懶得去招惹麻煩了。“

“最好是因為懶…,意思就是如果你哪天不懶了就還是會亂來了。“

“…“

像這樣的對話,每隔一陣子總是會發生一次。

如果你問我在愛情裡介意什麼,我想,性也許不會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份。

性,不是從屬於愛的一部份,而是獨立的。

交集關係、平行線、等待連上的兩個點。

都有可能。

慾望,單獨而純粹的存在著。就像漂蕩在意識之海的水母,靜靜的浮著、游著。只有在觸碰到它的時候,才會感受到那因渴盼而產生的炙人的痛。

一方面讓人只想做點什麼去除那燒灼感。另一方面,那灼熱,也帶著某種異樣的快感,讓你只想隨著那火熱,一起順勢燃燒。

只是這種灼熱並不是致命的。

所以,只需要忍耐到那灼熱感消退,一切就會恢復平靜。

偶而有的遺憾,也許像是村上所描寫的,那種無法自由的飛行的焦躁罷了。

--------------------------------------------------------------

我望著舞池裡隨著節奏擺動著的男男女女,彼此間迷離的眼神沒有表情的交會著,也許帶著一絲無法言傳的期待與渴望。

我懂,我也曾經有過那種莫名的渴盼,說不出來自己要的是什麼,但是,就是要。

一個又一個美麗的女子,合身而暴露的服色展露著年輕而誘人的曲線。你可以讀出她們眼中的自信與驕傲,等著征服,或被征服。

依稀見到了Z的身影似乎也在舞池中,散亂的髮與朦朧的眼神,跟著音樂扭動著身軀,不經意的抬眼望著我。眼神像是在問我“你想過來和我一起跳舞嗎?或是…?“

我又感受到那股灼熱,慾望的燒灼感。

我搖搖頭,清楚的知道,這只是幻覺。

她已經離開我的世界,離開這個城市。我望見的,只是我心裡慾望的殘影。

喝乾了杯中的酒,該走了。這一夜,我一個人來,也沒有帶走什麼的離開。回頭望了一眼,我還是看到Z獨自的舞著,笑著。

門關上了,記憶的殘光一閃即逝。灼熱感也隨著冷風逐步的冷卻下來。

今晚,我繼續停在地面,無意飛行。

2 則留言:

  1. O:-) 用飛來譬喻..........
    是因為那話兒一直以來以鳥來影射之故嗎.. :))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這樣的比喻不就不適用在女生身上?呵呵
      我想應該是因為“飛“這個動作是三度空間裡最自由不羈的運動形式,與做愛有不同層次與強度的感官愉悅度類似吧?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