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日 星期日

bestguy私小說12--我是貓


“難道,你希望我像你養的貓一樣,只是“喵“一聲,只坐在那裡聽你說,完全沒有我的意見和想法嗎?“我問。

E垂著頭,用手支腮,賭氣的望著桌面,不說話。

E有時候會跟我聊起她工作上的事:主管沒擔當沒肩膀惹人厭、上游廠商掛一漏萬、下游通路無理刁蠻,我總會試著以我的經驗告訴她怎麼處理,或是直指她應該改進之處,當然,我也知道她需要的並不是指導,而是安慰。不過在聽到問題總是重複著那幾個類型時,我直覺的認為,把問題解決掉應該是避免她週而復始的被困擾的唯一方法。

剛剛又是類似的場景,她說著公司今天又發生了什麼,而我稍稍不耐煩的回說,這不是已經是老問題了,怎麼總不用我建議的方式處理時,她生氣的回應說“為什麼你總是在指責我?難道都是我的錯嗎?他們都沒有錯?他們都不需要改?“

“我不是說是你的錯,不過被那些事困擾的是你,因此你當然必須去作些什麼改變現況啊。不然不高興的還是你自己,不是嗎?“

“可是,我不喜歡你讓我覺得我自己好像很蠢似的,好像你總在指責我這裡作的不好、那裡作的也不好。我就是沒辦法像你那樣思考啊。“

是這樣的嗎?也許吧。面對生活,我已經儘可能讓自己不要被因為其他人而情緒所牽動,許多時候,不是設法避開這個世界的牽引,就是試著讓自己克制情緒上的反應。也許直覺上,在已經習慣了靠自己的“做功“去消弭掉許多不快時,也自然用同樣的方式去建議E,卻忘了她也有她獨立的個性與經歷,我的建議不一定適合她。

“那以後,你說話的時候,我都只“喵“一聲就好咯?“

“我沒有這樣說喔。“

“喵“

“我不是在跟你玩啦,你真的覺得都是…”

“喵“,我打斷E說到一半的話,正經的望著她。

“你…“

“喵“,我定著神,望著她,裝出一副天真的表情。“喵“

“你很蠢耶。“

她忍不住笑出來了。我突然了解,也許在她應付完工作裡的不愉快之後,她需要的,只是一個好聽眾。那些問題也許的確週而復始的發生,而她也總會找到她處理的方式。她需要的不是一個導師,而是一個肯聽她說她的感覺的人。雖然,我也有我自己生活裡的麻煩要面對要處理,但是,在這個時候,也許就把那些都丟在一邊吧,專心的做一隻肯聽人說話的貓,好像也不錯。

“喵“

“你這樣很白癡耶,不過可愛多了,還挺好笑的。“

“喵“

E又笑了,斜低著頭望著我,在她的眼神裡我已經看不到剛剛還困擾著她的情緒,只有笑意和溫柔。她似乎沒想到我也會如此耍寶的對她。我也笑了。笑我自己竟然這麼久才想通。在愛情裡,好像沒有什麼是一開始就調配的剛剛好的。我們在不同的時候,因為不同的體會,加進了不同的元素,調出屬於這一段感情的味道。

我想我永遠會記得,在某個時刻,我是一隻貓,屬於我的戀人的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