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日 星期日

bestguy私小說10--距離後的真實


“其實﹐我寧願你不要對我那麼坦白“﹐Z說。

“為什麼?“

“你對我越坦白﹐我越意識到你在她面前的偽裝。我會忍不住想﹐也許哪一天﹐你會選擇對另一個女人坦白﹐而對我隱瞞。而你坦白的越徹底﹐我越見識到你是如此的善於掩飾。我會忍不住的想﹐也許你讓我知道的﹐也只是部份的你而已。所以﹐你的坦白﹐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你知道嗎? 別把我當作是告解的神父﹐如果你的生活裡少不了隱瞞與謊言﹐那麼﹐就讓它持續吧﹐別對我例外。“

--------------------------------------------------------------------------------

從以前到現在﹐我都一直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所謂的「真實」﹐常常不是客觀的事實﹐而只存在於每個人主觀的認知中。既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認知﹐不管真正的“我“是怎麼樣的﹐在別人的眼光裡他自然會以他自己的眼光去評判。那麼﹐我只需要與所有人維持一個安全的距離﹐避開所有人的目光﹐在距離外做我自己想做的就好了。不必試著去理會別人的想法﹐只需要把他們阻擋在我劃定的界限之外。不必試著抗拒或接受任何人﹐只需要試圖讓自己被忽視。比聲嘶力竭的想與這世界爭辯﹐或是試圖讓自己融入這世界﹐這﹐省力多了。

有點像是走在熱鬧的街頭﹐你不會試圖去擁抱、親吻迎面而來的陌生人﹐你只會閃避周遭的人群﹐試著不要撞到任何人﹐只管走自己的路﹐去自己要去的地方。要與這世界保持距離﹐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偽裝。相信什麼或厭惡什麼﹐不需要輕易的表現出來。適切的調配情緒表達的強度與方式﹐不刻意與任何人太靠近或太疏遠。我以我自己的方式﹐扮演“我“這個角色。久而久之﹐我也分不清真正的我該是怎麼樣的樣貌﹐一切都已經變得如此的自然。自然到﹐我常常望著“我“﹐像是欣賞舞台上某個熟悉角色一幕幕的演出。

在觀眾席與舞台間﹐一定是會有距離的。對Z﹐我直覺的認為她與我是同一類的人。所以就像是與自己對話一般﹐我常會把許多真正的想法很直接的說出口。許多時候﹐她是理解的。她只是聽著﹐不會加上任何的價值判斷﹐雖然會把她的想法告訴我﹐但是我感覺到﹐她無意干涉或改變我。常聽著Z說著她的“追求者“們的故事﹐因此我也不刻意隱瞞E的存在﹐談到E時﹐就好像她也認識一般﹐我自然的說著我對E的感覺與愛戀。而她也好像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似的聽著我說著E的事。我以為我的坦白﹐代表的是我和她之間沒有距離。但是現在我才發現﹐那距離﹐連在愛情裡﹐也都不會有例外。

--------------------------------------------------------------------------------

“常常不知道你在發呆什麼耶﹐你好像都習慣聽我一直說﹐但是你都不愛說。“ E說

“要說什麼呢?小笨蛋“

“說你在想什麼啊。難道你不希望有個人可以聽聽真正的你的想法嗎?“

我望著E﹐微微的笑著﹐不說話。

妳不會想知道的。很多時候﹐真實﹐還是以有距離的方式呈現﹐會比較好。也許愛情只能把你帶到觀眾席的第一排﹐但是﹐舞台與觀眾席之間﹐還是該有距離的。

1 則留言:

  1. 看了這,讓我覺得
    想法=距離
    任何一個人的想法就是人與人間的距離
    不可能有密不可分的兩個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