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日 星期日

bestguy私小說07--魔術語


“在爵士音樂裡我蠻喜歡聽演唱的曲子,也許音樂不會像三重奏、四重奏的曲子那麼“放“,不過人聲所蘊藏的感情與音色常常也是無法比擬的。“

“有家常去的PUB週末晚上有不錯的爵士現場演唱,想去聽聽看嗎?“

“這算是一種約會的邀請嗎?“

“呵呵,也許是吧。“

“留意到你在Messenger上總喜歡用「呵呵」,不是「哈哈」或其他更肯定的音調。第一次看到的時候覺得有點討厭,沒什麼力道的感覺。連問你是不是約會,竟然還說「也許是吧」,那我該回答「“呵呵“,“也許“我會去吧。」嗎?“

“「呵呵」與「也許」是我面對這個世界的魔術語,只要用了這兩個字眼,一切事都不會太令人失望或無法忍受。“

“很難想像在工作背後的你,是這樣的一個人。我以為你always是設定底線就死咬不放的,像條牛頭犬一樣。“

“呵呵,看來無論是工作上或是私人時間,我都挺討你厭的。“

“星期六下午打電話給我確認時間,好嗎?地方你到時再告訴我。“

連訂約會,都像是在談公事一樣的俐落。這種爽利的感覺是我欣賞Z的地方,但也有時讓人有點難以招架。我無意識的一頁頁翻過往和Z的傳訊記錄,讀到了這段對話。如果我和她之間的感情要找到個開端,那麼,這幾句話也許就像是河流的起點。一切,由這裡開始。

時間是我和E開始交往的一個星期之後。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還會想約Z,不過,很自然的就約了。一個感覺蠻清爽的夜晚,似乎該找個廣場走走,自在的吹風。如果是自己一個人,也許我已經更改預定的計畫而去散步,但不想讓Z覺得我是個反反覆覆的人,打算也許喝完酒自己再去哪晃晃。

“妳也喜歡喝Vodka Lime?“

“拜託,別那麼老套好嗎?又來巧合那一套“

“也許你習慣了男人奉承你或是追你,不過,我想我要很嚴肅的跟你說,如果你不想把我當朋友,那請不要接受我的邀約。如果真的覺得我這個人可以來往,也請尊重我,我沒必要裝什麼巧合跟妳扮熟。“

果然剛剛還是該去散步的,我心想。空氣似乎凝結住。我默默的看著桌上的菜單,讀著這個月新推出的調酒款式,彷彿那裡面有什麼重要的訊息似的。爵士樂團的演奏適時的解除這尷尬的場面。我們倆專心的聽著演奏,不說話。菲律賓籍的歌手唱著“Mack the Knife“、“Paper Moon“,我緊繃的表情也隨著歌聲慢慢的柔軟起來。

“沒想到在這可以聽到這麼棒的Vocal,薩克斯風的獨奏也很讚。“

“Vodka Lime也調的不錯,該去問問酒保他用的是哪一支Vodka,挺潤的,不像absolut的那麼衝“

“嗯,我喝過一隻比利時的牌子,感覺就很順口,下次把牌子抄給你。“

也許是因為酒和音樂的關係,氣氛緩和了許多。我們開始聊起喜歡的書與電影情節。

“我自己是蠻喜歡《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裡村上寫出一個男人在感情領域中的掙扎、軟弱與成長,尤其小說結尾的那一段描寫海洋意象的結尾,既把整個故事結束的很好,又仍有未盡之意,我很欣賞。“

“我比較欣賞《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裡村上處理兩個平行世界的技巧“

“我認為那是村上不同時期,不同的企圖心與不同的關注所造成主題與敘事的規模差異。“

“其實村上的散文與遊記又是另一種味道呢,讀他的文字,好像浮現他穿著卡其褲和針織V領衫,手插在口袋裡歪著頭站在面前的樣子。“

“咦,快12點了,沒想到聊了那麼久,多半是我在說,妳大概心裡在想「這個人話真多,叨叨絮絮的講個沒完」 “

“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在陳述你有想法或感覺的事物時的那種神情,很熱烈而自信,像是個在舞台中央的演員般,吸引我的目光。“

“夜了,該走咯?我幫妳叫車?“

“去散散步好嗎?我想吹吹風,醒醒酒。“

走在仁愛路上,是個有風的夜,抬起頭,行道樹緩緩的搖擺,大幅的霓虹燈仍然規律的變換著文字與圖像,除了街上偶而有車經過,燈光下整個世界異樣的寂靜,有種超乎現實的孤絕。我和Z,彷彿像是走在次元與次元間的交界間一般,可以看見身邊世界的景象,但是卻又似乎什麼都觸碰不到。我望著Z的側臉,她低著頭用不規則的步伐走著,好像是個在玩跳房子的小孩,專心隨著我看不見的線條變換著腳步。

“妳在想什麼?“

“我只是在想,原本覺得你蠻討厭的,只是說不上為什麼,也許是因為感覺工作時的你好像帶著張面具,雖然面具上畫著的是笑臉。只是剛剛跟你聊了一會,又感覺你不是這樣的人…“

“你也是啊,不是嗎?即便感覺上妳很犀利,只是我也覺得那是種偽裝。“

“嗯,也許,跟你那天講的什麼「魔術語」是類似的吧。我們各自用著我們的方式,去避免失望。“

“只是在專心避免失望的同時,我們不自覺的把希望也放棄掉了“

“沒想到你還蠻擅長講格言的嘛,哈,真像老頭子。嘿,我該回家了,不過在回家前,想跟你說「很高興認識你」。“

“哈哈,我明白。「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作勢鞠了個躬。

“喂,你喜歡我嗎?“

“也許吧“

“又在用你的魔術語了嗎?“

“呵呵“

“下次再一起喝Vodka Lime吧!不過希望你不要再用「魔術語」了,想約我就約,知道嗎?“

“我怕被你男友追砍呢!“

“誰跟你說我有男友的啊?好啦,我上車了,走先!“

我目送著她搭的車離開,無意識的繼續走著。很清爽的夜風裡,我卻感覺有點鬱鬱的。不經意看到旁邊的招牌上寫著「推動世界的核心動力」。“胡說八道“,我心裡想。誤解與自以為是,似乎才是讓這世界轉動的核心動力。如果沒有誤解與自以為是,世界應該會靜止在一種沈悶和安定的平衡狀態下吧?有點想回到剛剛的PUB再喝一杯Vodka Lime,我搖搖頭,像是想把這念頭揮去似的,繼續在夜風裡走著。電話響了,是Z。

“我到家了,你呢?“

“我還在散步,哈哈“

“那…..你要不要帶瓶Vodka過來?我突然好想繼續喝….“

“好,地址給我“

我攔了計程車,一方面心裡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一方面又不想去想任何的可能性。當不再使用魔術語的時候,我也放棄了維持安全距離的習慣,撤掉了鋼索下的安全網。史賓諾莎說,如果墜落的石頭有知覺,它也會認為往下掉是基於它的自由意志。像是有著自由意志的自由落體,我,朝著Z的方向,墜落。

2 則留言:

  1. 看來
    這個輕浮又自大的女人一點都沒變
    久久連中文日記能力都萎縮乏力
    來這找點回憶
    當個白先勇下的伊雪艷
    靠白長壽的煙屁股
    配上你的Vodka Lime
    夠我在舊金山當一夜台北人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近來好嗎?
      我還以為你把煙戒掉了
      說起來,還真的是恍若隔世啊...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