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3日 星期一

生命,其實只是一連串小事的總和--參與Punch Party 17有感

 

 

上星期六晚上,參加了久違的Punch Party

 

偶而會有人問我“你覺得Punch Party 吸引人的地方在哪?為什麼每次都有一堆人要搶票?不就只是一個類似網聚活動而已嗎?“,我都會回答“我沒辦法解釋的很清楚,也許你可以嘗試去參加一次看看,你就會得到答案“。但如果真的要我說一下我自己的意見的話,我的答案會是—Punch Party如同名稱上的“Punch“字義,是藉由無特定主題的可能性與多元性,給參與的人“觀念上的一擊“,讓一些原本也許不存在自己生活經驗裡的事物,藉由這短短的活動,“打進“參與者的腦海裡。

 

因為很長一段時間都擔任Punch Party 的贊助廠商與錄影義工,因此和其他參與Punch Party 的朋友們感受也許有些不同,例如大多時候我會守著錄影的機器,以及覺得既然是工作人員,就不要去跟來賓搶休息時間的啤酒了,所以對Punch Party 另一個重要的特色“認識新朋友“的部份感覺也許不像其他朋友那麼深刻。(不過誠實的說,主要還是因為自己生性內向閉塞,不太擅長與陌生的新朋友社交),而Punch Party 的“社交性“,當然也是這個活動另一股衝擊力的源頭,透過這樣的活動,認識了原本生活裡難以認識的朋友,也許因此一些新想法、新事物、新機會就因而產生了。就像PP17當天主辦人凱洛問「現場是第一次來的朋友請舉手」,結果有一大半的人都是第一次參加,自然每次活動下來,都會讓參與的人有機會又認識了一些新的朋友。

 

不過上面的說法不免有點“強做解人“,就像曾經看過一篇文章是這麼說的有些事情,我們很難說得清楚為什麼我們喜歡,只是當還有質疑的眼光與聲音時,我們就會急著要去說明那件事的美好,只是通常這樣的努力也許是徒勞的,因為那大多屬於感受的層次,而不是說理的層次。」,也許Punch Party 也是如此,不需要也不適合去替它說明解釋些什麼,因為那也是屬於感受層次的一件事。

 

這一次Punch Party 的主題是「說出來可能不是很重要,但一定在某處改變了我一生的事」,雖然第一位講者傅瑞德就對這個題目半開玩笑的提出了質疑「既然會改變一生,就不會是不重要的事」、「即便是改變我一生的事,也許其他人聽了會覺得“關我什麼事“」,不過前半場的五位7分鐘快講講者傅瑞德(部落客,數位出版公司「潑墨書房」創辦人)、Richard(網路趨勢部落格Inside 創辦人之一,年僅20歲的技術天才)、KaiKAIAK.TW | 城市美學的新態度 部落格創辦人)、Jeansman牛仔(攝影師、LOMO達人及Lomography Taiwan總經理)、黃小黛(部落客、作家)都很真誠的分享了對他們來說符合題目的定義的一些事,也許是寫作,也許是攝影,也許是某一位親人當初沒有意想到可以有如此深遠影響的事,最後讓自己的生命產生了新的轉折。

 

下半場凱洛的30分鐘大講,談的是去年開始她生命中幾件影響深遠的事:訂婚、父親的病與辭世、旅行、檢查出自己得了初期子宮頸癌(所幸已經治療痊癒),即便單獨來看似乎都不能算是“說起來可能不重要“的事,但聽凱洛輕描淡寫道來,身為朋友的我相信對凱洛來說這些事已經轉化為讓她生命力量更加強韌的能量。而她在其中一張投影片裡引用分享的一句話「這個世上沒有一種名字叫雜草的植物」,相信在座的朋友們也和我一樣感受到話語裡想傳達「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有其獨特價值」的意義。

 

在凱洛的大講最後,她宣佈了這次將是倒數第二次Punch Party,下一次PP 187/30)將會是最終回。我想對一些喜歡Punch Party 的朋友來說,自然是捨不得的。但從某個角度來看,也許這樣的安排也是相當的“PP風格“,因為我很難想像Punch Party 將來會需要為了長期延續而演變成一個大型且持續的活動,而有著某種組織或商業機制在背後維持。既然如此,當時候到了,不管對於主辦人或是參與的人來說,應該就是把曾經有過心情與感動的打包整理好留在心裡,但是彼此繼續的往人生的下一個轉折走去。

 

結束後大家要去聚餐的路上,我半開玩笑跟凱洛說,如果今天的題目「說出來可能不是很重要,但一定在某處改變了我一生的事」要我來講,也許就是成為無名小站的工作人員因而意外在生命裡添了一些風波(這個部落格的老朋友就知道我在說什麼,而不知道的人也請繼續維持不知道吧)。其實這是開玩笑的(雖然我的確有這三年對我造成的變化轉折,勝過過往十年歲月的感觸),但我認為--生命本就由一連串不起眼的小事中所作的選擇所累積而成,每一件小事都有可能影響了一生。因為背後的選擇代表的就是每個人的生命基調。也許其中幾件的影響因為機緣巧合會被放大而產生出轉折點,但是其實都是自己做出某種選擇的想法影響了生命,而不是那件事本身。

 

身為Punch Party 史上第一位講員(雖然也是史上聽眾最少的一位講員,因為很多人當時還在路上沒趕到),很抱歉總是拿這件事情出來說嘴,但畢竟是我跟Punch Party 這個活動結緣的起點,自然還是要交代一番,一直到後來成為工作團隊的一員,以及贊助廠商之一的代表。一切的開始也不過就是有一天我收到凱洛寄來的Mail,提到她想辦一個網路圈的聚會,活動名稱叫做Punch Party,希望找些朋友擔任第一場的講員,我很快的就回信給她說 : 雖然我自己擔心不夠格講些什麼,但是需要的話我很樂意參與。而因為是第一個回信給她的朋友,因此她就把我安排在活動第一個講的這件小事,就讓我的生命與Punch Party 產生了連結。所以,是不是就像我所說的,每一件小事也許都有機會影響自己的生命呢?

 

期待Punch Party 18,相信會是一個完美的最終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