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5日 星期四

我很慶幸,我寫過一本書 - PoPo 原創「為自己出一本書」活動推介文

 

 

雖然在做的時候沒特別想過,但是之後想想,我還蠻慶幸自己曾經寫過一本書,一本分享老相機相關資訊與一些攝影作品的書。

不是因為可以掛上「作家」的頭銜,也不是因為版稅收的很多,而是因為透過這本書寫自己的興趣的書,能夠讓自己整理一下喜歡的事物,用自己規劃好的方式和預設的讀者對話,也因此認識了一些新朋友,是種蠻難得的經驗。

你說「那寫部落格不也是這樣?」的確是的,但又有些不同。我從2000 年開始就一直在寫部落格,雖然不算多產,但也沒有中斷。從單純的分享心情、讀後心得與雜感,到慢慢的因為養成了收藏相機與攝影的興趣,轉而成為分享攝影作品與相機知識的管道。部落格當然也是一個可以以文會友,與讀者對話的媒介。但是感覺上部落格更像是自己在網路世界上的「起居注」,自己在不同時候的想法、體驗、經歷,透過一篇篇的部落格文章自然記錄下來,有時精采,有時平淡。而讀部落格,就像在讀某個人的生命記錄(雖然現在好像被Facebook 或微網誌一部分的代替了這種功能)。但是不同時候,不同的讀者,因為不同的原因與途徑接觸到你的部落格,很多時候也許只是因為搜尋找資料和你有一文之緣,也可能會因為文章太多,一下子無從讀起,因此透過部落格結的緣份有點像人與人之間的偶遇,擦身而過的多。

但是寫一本書的意圖性會比部落格來得高很多,畢竟篇幅有一定限制,所以從章節規劃開始,就是一個高度計劃性的過程(當然,文學作品也許不一定是如此)。而且,除了傳記之外,書其實是藉由一個題目讓作者的想法與文字被收斂聚焦,經過章節的鋪陳娓娓把一件事說個清楚,讓讀完這本書的讀者能夠因此而得到些什麼,留下些什麼。而打開一本書的讀者,也準備好傾聽作者要說些什麼。這樣的心靈對話,與部落格的偶遇相較起來,又是另一種不同的交流方式。

也許借我在工作上定期舉辦的一個實體演講活動「一卡皮箱」當做例子好了。我會邀請不同的人,通常是部落客,或者是在某個領域學有專精的達人來分享。規則只有一個他必須帶一些與他今天要講的主題有關的「東西」過來,放在我們準備好的箱子裡,在講的過程裡一樣一樣拿出來與在場的聽眾分享。在15~30分鐘的時間,加上一口箱子能夠裝的容量的限制,分享者必須要思考在他的人生歷練與專業中,他要萃取什麼樣的經歷或故事來做為分享的內容。而連續辦了一年下來,每一場我都和現場的聽眾們一起聽了一個個精采的人生故事,甚至是閱讀這些講者的部落格或事蹟未必能感受到的趣味。在這個時候,限制(時間,實體物件)反而是一種聚焦與精鍊,就如書與部落格的不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搜尋「一卡皮箱分享小聚」看看過往的紀錄影片)

「寫一本書難嗎?」,也許有人會這樣問。我的答案會是「難,也不難」,因為每一本書都該是作者有話想說下的產物,只要心裡有不吐不快的,想要分享的,想要激發的,花些時間把想法沈澱,也許經過兩三個月甚或半年的書寫,一本書就會誕生。而在這書寫的過程裡,也許內容本身會慢慢的有了自己的生命,與當初的企劃不盡相同,但那也是寫書的過程裡最有意思的部份作者會發現他不再只是這本書的創造者,反而是這本書成為第一個與作者對話的對象,把一些原本藏在思緒深處,沒有機會浮出來的想法與創意勾了出來,成為書的內容的一部分。

在現在數位媒介越來越普遍成熟的時代,寫書成一家之言不再像過往一樣困難,而且你我也許本來就已經熟悉透過部落格發表與寫作,試著找到一個主題,一個自己殷切想說的題目或領域,透過書寫,與自己對話,與心目中的讀者對話,之後你會發現這個創作的過程也許就像孕育了一個精神層面的小生命般,它將會和讀者發展出深淺不同的緣份,而對話會隨著書的存在繼續下去,延伸到你想像不到的時間與地方,這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嗎?  


(本文為PoPo 原創「為自己出一本書」活動推介文)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