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日 星期日

週末雜感

不知不覺的,今年的第一季已經悄悄的結束了。

感覺才像剛過完新年,一年就已經過了1/4,也許再眨眨眼,就又要說新年快樂了。

會驚覺到時序的流轉,還是因為這兩天異常的悶熱,望著衣架上稍嫌厚重的冬衣,花了一個下午換季,該洗的送洗,該疊的疊整齊。從抽屜裡取出顏色鮮豔不適合冬天穿的鮮色襯衫,慢慢的一件一件燙平,再逐一的掛上才清空的衣櫥裡。彷彿進行一個簡單的儀式,宣示冬天正式結束。

對於時間的消逝似乎總是如此無可奈何,想抓住什麼卻抓不住,放任它如此逝去又不甘心,而很多時候,又似乎沒有多一絲力氣讓自己的日子過得更加“有意義“一點。

每回在書店翻閱“商業週刊“、“數位時代“、“天下“之類的雜誌,望著裡面苦口婆心也好、威脅利誘也罷的告訴你要如何成功如何拓展人脈如何增加競爭力如何在明天的競爭裡維持優勢世界是平的中國在崛起金磚四國轉眼又變六國,即便有些是以“實現夢想的人“作為訴求的報導,隱隱然的也不忘告訴你,他實現夢想的衡量指標之一,是他因為這樣賺了多少多少錢。

讀這樣的東西,讓人既焦慮,又感覺懷疑我真的要把自己放進這個價值衡量體系裡嗎?但如果不把自己嵌進去金錢這個大家都接受的衡量系統裡,我又要如何確知自己在這個人世間存在的位置是什麼?我不知道。

昨天在誠品信義店的日文書店裡,我一本本的翻閱著攝影集,主要是荒木經惟的集子,試著從裡面找到他想要表達什麼?有著什麼樣的技巧?但是也許我太駑鈍,我找不到答案。我知道我要拍的不是那種美美的山水、一整片綻放的櫻花、一粒沙看世界從一朵花見天堂的東西,但是我也看不出來像荒木那樣隨意的影像裡到底蘊藏了什麼?我沒辦法回答到底我要拍的是什麼這樣的問題,這種判斷力完全失效的狀態讓我焦慮。

連透過有興趣的事物我都找不到答案,這真是個讓人覺得挫敗的週末。

16 則留言:

  1. lala。藝文【烤】2006年4月3日 下午11:13

    和你類似的焦慮我也時不時會出現,尤其是在轉職的時候。但換個角度想,適時的焦慮也是人往某方向前進的動力唷~
    其實我覺得,那些雜誌裡談的系統也只是人生系統裡的某一種,它們也只是依著雜誌定位本身做一些符合其定位的報導,但並不代表全部;除非人自己選擇那就是自己的定位系統,否則媒體所發出的聲音也只是一種聲音。
    呵呵,別灰心,看起來老天是送你一個轉折的機會點了呢!加油啦! :)

    回覆刪除
  2. 關於LOMO展........>"

    回覆刪除
  3. 嚎不猶豫的Vincent2006年4月4日 上午1:38

    分享一下
    我覺得看荒木經惟的攝影集不是你看幾張就會被打動
    你可以把他小開本(類文庫本)看個5本8本
    才能比較進入作者的創作世界喔

    這個很抽象的     看久了你會覺得有點世故  有點滄涼

    回覆刪除
  4. to 阿潘:
    別介意,我那天去誠品也看了不少書,也算蠻有收穫的 :)

    to Vincent:
    當天在誠品信義,還真的看了七八本(感謝信義店的館藏豐富),我也在拍賣上買到了當時荒木在北美館展出時北美館幫他出的攝影集,裡面有一段他闡述他的攝影的訪談。
    也許我還沒能體會到他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以及他的照片裡蘊含的感覺,這個過程也許除了讀,還需要拍,我正在努力中 :)

    回覆刪除
  5. 欣賞你面對興趣的態度
    這種焦慮往往是佳作前不可少的醞釀

    回覆刪除
  6. 提拉米蘇天行者2006年4月4日 下午4:15

    我以前小時候學琴的時,今天老是不順的這一段,但往往隔天再去練習同一段時就非常順利....現在,我有實準備按下快門時,老是覺得我老是、老是在拍同樣的東西、老是沒有新意、老是拍很表面的東西....我知道我有這個念頭時,低潮已悄悄上身了....這時只有先放下,讓腦袋冷靜一陣子囉~
    焦慮,看你怎麼處理他囉~~
    先來塊"朱古力"吧!

    回覆刪除
  7. to Julia:
    不過也有人說這是處女座的毛病,太認真了 ,只是我還是希望作一件事,雖也許不必太在意他人的想法,但至少過的了自己的標準
    to Skywalker:
    上次才跟Han前後拍下誠品信義夜景,這一次又跟你前後去誠品信義的日文書店看荒木的攝影集,感想是....
     
    台北人真的沒別的地方好去了嗎!!! :P

    回覆刪除
  8. 我常在書店裡,看到一些有關攝影書藉
         說真的,我剛開始看到時
    只覺得是一張普通的照片
        看不出來,照片要表白什麼
    看久了,漸漸地,看得出來了。。
      ps  拿鐵應該可以說,是咖啡裡的基本款吧!!!
     

    回覆刪除
  9. 我曾想過,藝術作品或許只是創作者精神壓榨下的屍體。藝術創作本來就是極為私密的行為,能不能看懂藝術家所要表達的意境也是很主觀的事情,有時候除了創作者本身,其他過多穿鑿附會的解讀多半也只是鑑賞者的附庸風雅而已。創作的過程有時彷彿是在生命的夾縫中呼吸,攝影師透過相機如同作家透過文字、畫家透過繪筆,最後的呈現不盡然表達了創作者的原意,或許創作者只是試圖表現當下的悸動與心情軌跡。只是攝影家的媒材更為具像,要如何論述這些具像輪廓背後的語言,必須具備相當細微的觀察力與對生活的獨到見解,技術不過是附加的能力,怎麼去看待這個世界,那背後的思維才是攝影師真正的魅力吧?在思考中創作,在創作中思考,有人說,生命本來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能夠無所為而為的創作著,其實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喔! ;;)

    回覆刪除
  10. to 明星花露水/多李多滋:
    我認為所有的藝術形式除了它主體本身的“美“之外,所連帶產生的情感波動本來就包含了兩個部份--一是創作者試圖傳達的,另一部份則是觀賞(聆賞)者所感覺到的。而兩個部份有時可以順利產生連結,有時則是雞同鴨講各說各話。當然創作者如果真的試圖透過作品傳達些什麼,他要設法表達清楚。而接收者也可以透過更多的欣賞經驗與思索去提升其對於作品的理解能力。
    我想我現在正處於需要提升我對作品理解能力的階段吧,呵呵

    回覆刪除
  11. 提拉米蘇天行者2006年4月6日 下午3:30

    又被你叫成"台北人"了....感覺又開始複雜起來唷~~ :P

    咳~~好吧好吧,以後西門町的歸我管,信義的歸你管好了!!
    不跟你爭了,捲毛大哥~~
     

    回覆刪除
  12. 提拉米蘇天行者2006年4月6日 下午3:32

    對了,假如你要來西門町的話,要先用你的火紅色手機call我哈~
    0977-566888

    回覆刪除
  13.   你翻的是荒木經惟拍的檳榔西施嗎?
     
      其實我一直知道自己想要拍的是什麼,但卻又沒能力拍到那樣的什麼。雖然現在所拍到的不是自己最想要的東西,但對於自己的靈魂還是有一些先寄寓而後抒放的作用。而我也一直以為,如果你在自己的影像中可以看得到自己在招搖著些什麼的手勢,那麼這樣的影像應該就夠了。
     
      於我是這樣啦!
     
      關於價值體系,活在體制內,但是當一個體制內的頑童,如何?
     
     
     

    回覆刪除
  14. to 波娃:
    你提到的檳榔西施應該收在我買到那本北美館出的荒木作品集裡。而在誠品信義我翻的則是幾本荒木其他的集子。其中有一本是以他在電車上拍的眾生百態為主,另一本則好像是他在韓國拍的。還有一本則是紀念他的妻子陽子的攝影集,包括陽子生前與葬禮時靈堂的照片,另外還有幾本是包含了荒木以及其他攝影師的合集。
    我覺得我是試圖找到一個“座標“,作為我接下來在這領域裡摸索與學習的方向,也許我沒辦法達到什麼境界,但是至少我朝著某個方向走著,而現在我焦慮的是,我好像連那個座標該是什麼我都不知道...
     

    回覆刪除
  15. to Skywalker:
    你講捲毛大哥時,我不知怎地想起古惑仔裡的大飛... :((

    電話是真的還是假的,該不會接電話的是十三妹吧... :P

    回覆刪除
  16. 提拉米蘇天行者2006年4月7日 上午9:51

    喔~大飛哥(有像有像..),我是雞姐呀,整形後的雞姐呀!你忘了唷!!! :@)

    您今天怎麼沒帶你那條金條鍊勒??是唷,拿去讓sx-70開刀囉~
    祝他早日康復啦、重振雄風啦,改天來我西門町拍辣妹吧....就這樣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