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9日 星期日

極短篇--漢堡店的午後

一個國王漢堡,一杯小杯可樂,謝謝。

我把菜單還給女侍,開始打量這家餐館。

從公園散步出來,不知不覺的走進這家門口掛著“King’s Burger” 的店。不算小的空間裡,只有一桌客人和三個女服務生牆壁是未經打磨的原木,配上老式的卡座座椅,讓人有置身美國南方公路旁小餐館的錯覺。牆上貼著一張拍著豐盛的漢堡全餐的海報,誇張的英文字體想要勾引你的食慾,只是已經褪色。坐在櫃台邊那桌的一對男女,小聲的不知在爭執著什麼,男人點了跟煙,眼神藉著點煙的動作避開女人的目光,女人用手掠了掠頭髮,直視著男人,無聲的質問著。

頭頂上的旋轉扇,以不規律的節奏轉動,懷疑它隨時會停下來,讓似乎已經靜止不流通的空氣慢慢凝結。

我望著對面牆上掛著的大鐘,一點三十七分。人類真是奇怪的生物,創造了時間這個概念。從時鐘雖然可讀到時間,但是卻讀不出時間的意義。但我們還是被那指針的數字制約著,彷彿唸出那數字的組合,時間就會因這咒語變成清晰而可以量度儲放似的。

從背包裡拿出看到一半的推理小說出來讀,書裡的偵探剛幫他自己點了杯波本,正打量著吧台盡頭他監視的對象。

女侍把漢堡和可樂送過來,請慢用““謝謝

如同想像般的,是一份與這家餐廳同樣簡單而不起眼的漢堡。生菜太少而洋蔥太多。咬了一口,帶著辛辣的甜味與肉餅卻意外的調和。材料本身有它們的生命力,美食家們是這麼說的。

收音機播著英文老歌“Why was the sun go on shining? Why was the bird still to sing?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世界末日,呵時間的終結處為何?沒有人知道,但眼前的餐館似乎象徵著某種沈悶的永恆,十年二十年後,也許我都還可以在這裡找到一張桌子,點個國王漢堡,我猜想味道應該也還是差不多。

 

人生有點像這樣一個午後的漢堡店,只要你來的夠多次,也許你會發現國王漢堡女王漢堡的差別只是在裡面有沒有洋蔥。你看著菜單覺得自己有很多選擇,但是你的胃只容許每次點一種。做了選擇,也許又後悔。下一次做了不同的選擇,也許又發現之前選的其實才對。你猶豫著想點Pizza還是漢堡,但是不知該問誰哪一樣比較好吃,好不容易決定了,也許女侍會告訴你賣完了。生命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選擇,但是最後你發現這一切的選擇不過就像選擇這一餐吃什麼一般,也許連餐館老闆都不太care

突然有點想走出這漢堡店,闔上書,到櫃台付了錢,那對男女還在小聲的爭執著你要跟我分,也可以啊!那…“,男人抬眼望了望我,眼神裡似乎說著什麼。不,謝了,我面無表情,心裡沈默的回應著。選擇吃什麼,選擇坐在那或離開,這對我來說已經夠了,其他的,我不關心。

推開門,發現其實蠻冷的。乾燥而清冷的空氣迎面而來,一個沒有陽光的下午。我往左邊的街角走去,只因為那裡感覺比較亮。不過,也許是錯覺罷了。

 

(註)這一篇是在明日報個人新聞台時的舊作,在星期天早上的星巴克不知怎地想起曾經寫過這一篇小東西,於是就搬了過來。


13 則留言:

  1.  
    有意思的是,那首The End of The World是我的初戀失戀歌哩!

     
    時間的終結處為何?它在你失戀時打了一個盹,在你死亡時完全終結。

     
    因為,"我"就是全人類的中心,是全宇宙啊!

    回覆刪除
  2. 夜裡風雨~獨舞2006年4月10日 上午11:01

    人生只是一個過程
    像戀愛一樣
    相識 相戀 失戀 ~ 再相識 相戀 又失戀
    過程相同..但經歷大不同
    像你說的
    永遠不知點漢堡好..還是Pizza好
    完全取決於當時一瞬間的心情...
    作了決定..才能開始感受
    也許選擇超乎想像..或許不如預期
    希望與失望的交替
    構築了人生曲線
    但重點是在於有選擇權...

    回覆刪除
  3. 提拉米蘇天行者2006年4月10日 下午2:16

    別人不會在乎我的選擇,只有我在不在乎囉....

    回覆刪除
  4. lala。藝文【烤】2006年4月10日 下午9:44

    時間
    本來就是制約下的產物吶...

    回覆刪除
  5. 感覺像村上春樹的 after dark~~

    回覆刪除
  6. to magic lily:
    不敢跟村上比擬,那天只是純粹因為覺得那家店給我的感覺蠻特別的,所以有了這篇遊戲小文章 :)

     

    回覆刪除
  7. 嚎不猶豫的Vincent2006年4月15日 下午2:00

    你的許多照片都沒有人

    Why?
    Vincent

    回覆刪除
  8. to Vincent: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會刻意的避開人去取景,所以畫面裡總是空無一人。
    也許有點像我蠻喜歡的一位美國畫家Edward Hopper的某些風景畫,畫面裡透出某種說不出來的孤寂感。

    回覆刪除
  9. 這樣的敘述方式不賴ㄛ!! =D>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寫的不好,見笑了 :">

      刪除
  10. 會寫小說的人,心思都很細膩.....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啊,我只是隨便亂寫的,見笑了...

      刪除
  11. 國王漢堡和女王漢堡的差別不是應該是一個男的~~一個女的??嗯,好吧有點冷。
    看到那位偵探對了波本,我突然想到那本小說可能是~~嗯~~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