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30日 星期日

隨意讀--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也許你也曾經發現,某一本書裡描寫的故事,跟自己的生命似乎有著一定程度的神似。於是,你偷偷的把那本書當作是自己的自傳般閱讀。

我也有這樣的一本書,《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描寫一個男子的愛與慾望,平凡與脆弱的人生的小說。

很多時候,面對過往的日子,我們說不上該有什麼感覺。就像阿始看著泉坐在車裡無聲的面孔,也許只能說有一種稱之為感覺的狀態塞在心裡,但是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心理活動?其實我們的理性與感性也許都無法清楚的分辨出那種狀態。

很多時候,我們若不想麻木以對那種我們無法處理的感覺,我們就必須封存它。

我常想起小說的最後一段:

我在那黑暗中,想起降落海上的雨,想起廣大的海上,沒有人知道正靜悄悄的下著雨。雨無聲的敲著海面,連魚兒都不知道。
直到有人走過來,悄悄的把手放在我背上,我一直想著那樣的海。」

每個人的心裡也許都有這樣的一片海洋,藏著你的心情與記憶。

主角阿始心裡的海洋裡藏著島本,雖然也許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愛她有多少,或者,是不是真的愛她。

(愛情,本來就是一個很難定義的東西)

同樣的,過去的錯誤與悔恨、夢與記憶,也藏在那海的深處。

此刻、現在、now,也許都只是一片被平靜的外表包藏著的海。

對未來的期盼,也許曾經是未知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但終有一天,我們知道,其實我們擁有的,就只是那一片海。

我心裡的海,偶而也下著雨。偶而也會因為一首像惡星情人般的曲子,稍稍的興起波瀾。

在這個時候,適合作的是,調一杯Vodka Lime,一個人,靜靜的,想著心裡的海面:一大片灰藍,雨無聲的,落著。

(也許喝純的比較好)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作    者:村上春樹

譯    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於2002/10, 原刊於個人新聞台老地盤bestguy通信

9 則留言:

  1. 嗯~ :-? 你真的超愛讀書,還說你不是文藝青年--還是文藝中年 :))

    昨晚睡不著通宵po完一篇文章(皺紋多了幾條),
    難得的“早起”,就去市場準備材料試做海鮮飯,結果呢?
    一夜沒睡補眠去了,東西還在冰箱~~哈哈
     

    回覆刪除
  2. to Sky:
    記得晚上要把材料拿出來試試看﹐不然海鮮就不新鮮了
    我真的不是“文藝中年“﹐我是“不務正業中年“ :P

    回覆刪除
  3. 阿始強烈的懷念島本,或許是因為
    她是他在這個孤獨的世界唯一能感到親近的人。
    村上的小說,給我最強烈的感覺就是孤獨和失落。
    奇怪的是,被那氛圍所包圍起來的世界,
    卻帶給我不可思議的放鬆和安全感。
    在《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裡,我印象最深的片段是
    阿始和泉的表姊那種刮起龍捲風似的無法理解的激情關係;
    以及阿始失去了島本之後,無法感知並應付周遭世界的孤寂。
    這兩個極端,是村上的小說裡,一再出現的重複旋律。


     

    回覆刪除
  4. to Amy:
    的確﹐村上的小說裡“孤獨“算是基調。即便是他看似閒散的雜文作品﹐其實骨子裡還是隱然透著某種“人與人的理解並非必然“的想法﹐某個程度上來說﹐那還是孤獨...

    回覆刪除
  5. lala。藝文【烤】2006年5月1日 上午1:30

    人與人的理解並非必然
    這想法使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放鬆和安全感
    是因為其實它更貼近實際的人際面貌?

    回覆刪除
  6. to Lala:
    人與人的了解不是必然﹐的確是事實。
    但是忘了提到一個重點是﹐畢竟人與人之間還是有些共通的感受、情緒﹐讓我們彼此間就像被引力維繫著的太陽系一般﹐透過彼此間的引力與離心力巧妙平衡著距離。

    回覆刪除
  7. 嚎不猶豫的Vincent2006年5月1日 下午5:50

    我比較常想到在「冷酷異境」中的酷寒瀕死昏迷經驗。
     
     

    回覆刪除
  8. 我在那黑暗中,想起降落海上的雨,想起廣大的海上,沒有人知道正靜悄悄的下著雨。雨無聲的敲著海面,連魚兒都不知道。
    直到有人走過來,悄悄的把手放在我背上,我一直想著那樣的海。」


    我想
    會讓人懸念的畫面
    是因為"某人"

    一直被你放在心裏......

    回覆刪除
  9. 這張照片好眼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