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7日 星期一

每一個人一生中,都該為自己拍一部紀錄片--看《我的第一部》影展-2008學學第一屆紀錄片班成果發表會

 

星期天下午,去了一趟學學文創,看《我的第一部》影展-2008學學第一屆紀錄片班成果發表會

 

說真的,我一直不是紀錄片的觀眾,也許是小時候看了太多什麼八二三砲戰、古寧頭大捷、南海血淚之類的紀錄片,因此對於紀錄片一直有些刻板印象如“嚴肅“、“沈重“、“悶“。因此也從來沒有去找來看。即便之前很多朋友有大力推薦「翻滾吧、男孩」、「無米樂」等紀錄片,但是因為心裡的刻板印象太強烈,所以最後也是沒有找來看。

 

但是昨天的小型影展則讓我改變了先前錯誤的認知,看完幾位學員發表的作品,我才發現紀錄片其實是可以相當貼近生活的,而也解答我心裡的另一個困惑,不過這稍後再敘。先把昨天發表的作品列一下:

 

放映作品


    侯千絹《第三者》
    陳敏佳《給小祥的信》
    吳姿瑩《生命的結構》
    陳淑芬《圍城-記憶中的上海》
    吳芳綺《給姊姊的一封信》

 

其中《第三者》是一位母親記錄「電玩」進入到她與兒子間的生活時,她的感受、實際發生的事以及心態轉化的過程。《給小祥的信》則是創作者想藉由拍攝、記錄自己十多年的好友的日常生活,一方面作為給好友的生日禮物,二方面想告訴這位好友,其實生活的一切都是有選擇的,而他所作的選擇並不像他自己認為的那麼負面。《生命的結構》則是透過拍攝家附近的水族館以及洗衣服的泡泡(像是細胞),以一種「影像詩」的方式讓想法與影像相互補充詮釋。《圍城-記憶中的上海》則是把創作者在上海客居工作的心情與照片記錄,加上對幾位同是由外地赴上海工作的朋友的訪談記錄,試著傳達一個外來者在感受上海所帶給她的氛圍與感覺。《給姊姊的一封信》則是透過偷偷拍攝姊姊的生活以及姊妹間的互動,藉以表達對姊姊的愛與姊妹親情。

 

常看這個blog 的朋友就知道,我很愛拍照。但是我卻對於“拍影片“有種莫名的心理障礙。因為我不知道我要拍什麼、怎麼拍。我只能針對“畫面“按下快門,但是卻無法對於連續的時間藉由影片去串連與記錄,甚至回溯。在觀賞了這五部短片之後,解答了我心裡長久以來的一個困惑假如我想用影片去記錄些什麼、表達些什麼,該怎麼拍呢? 我在這幾位創作者的作品裡,彷彿看到了模糊的出口,也讓我會想去嘗試看看。

 

在發表會一開始時,紀錄片班的指導老師林育賢導演說“每一個人一生當中,都應該為自己拍一支紀錄片,也許記錄自己的生命,也許記錄自己最重視的人、最關心的事“。在這個拍攝器材、剪接軟體、影音平台已經相當普及的此際,也許“拍一支紀錄片“並不像想像中那麼困難而遙不可及。


 

2 則留言:

  1. *~貼補家用小舖~*2008年7月8日 下午4:27

    Old Cha:
    我偏好喜歡《Old Cha》這樣稱呼‧
    好久不見! :>


    我是貼補家用小舖的小慧媽媽,

    第一次在您blog留言,
    很汗顏沒能給您發表新書或座談等帶來什麼涵養心得...

     


    一直以來很感謝您與威威、小熊帶給我們的扶助,

    更榮幸能與你們結識..
    每當拿起您割愛的數位相機,心裡總是無比感激,
    我們都稱它為【Old Cha相機】‧除了網拍照以外,
    Anne也常帶去學校,
    將教授課堂授課內容錄下晚上回家上傳複習,
    老二Carrie是漫研社社長,
    假日經常去台科大開會或南港科學園區上課也很受用,
    我也會用這台相機將孩子們成長片段拍下來,
    除了記憶與回憶,更有深切的謝意~
    很讓我們珍惜~

     
    偶時會上您的blog拜讀您寫下的文章
    (實不相瞞,有很多本書,我都沒能好好閱讀 :(( ),
    知道您去年底去了趟日本行,
    喜歡欣賞您拍照的自然與輕鬆風格,
    多希望能進入那一張張很美的情境裡...

     

     
    猶記得在小時的我家境無慮,
    母親常帶著我們四處遊玩拍照,自己也很喜歡攝影及畫畫,
    而我當年第一份工作薪資,
    就是於林森北路欣欣百貨公司購得第ㄧ台屬於自己的相機,
    一轉晃都已是30年前的塵封往事了..

     

     


    曾因太早跳入婚姻而失去很多自己想做的或想嘗試的事,

    不去後悔來時路,但仍難免增添幾道有痕的傷痛,
    很羨慕你們年輕的一代能有自己的想法與出口,
    Anyway,冀盼過些年後...或許晚年吧..
    亦能遊走各方,捕捉眼簾下每一種不同的感動與永恆,
    正如您心情閒話有一篇與女友慢慢的散步文章提到:
    世界走的太急太快,平日苦苦追趕不停,
    至少要留點時間讓自己享受那種無所事事的奢侈吧!

     

     
    亦如您的blog提到林育賢導演說的:
    每一個人一生當中,都應該為自己拍一支紀錄片,
    也許記錄自己的生命,也許記錄自己最重視的人、最關心的事…

     

     

    其實您無須對“拍影片“有莫名的心理障礙,

    因為拍什麼、怎麼拍,以真實與自然的呈現最好,
    除了您對攝影器材的了解,也對畫面處理有著獨到見解,
    您寫出的精采,拍下記錄更能串連,
    相信會和您的辦公桌一樣,有著自我不同的另類style~
    您是可嘗試看看唷.. =D>

     

     
    上次開會見面聽威威說您現在“無名”,
    也許又是您無計算與規劃的人生偶然吧,
    衷心祝福您一切順利,
    盡情享受屬於您自己的意外人生吧!


                                                      小慧媽媽與孩子們(Anne、Carrie、Alan)

                                                                2008/07/08   A.M. ~ P.M. 敬上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慧媽媽您好啊,好久不見,最近好嗎?
      還是就叫我老查就可以了,有這個“花名“也算是我人生裡的意外之一 :)

      我是今年一月轉調到無名的,對我來說的確也是生涯規劃裡沒有想到過的事。不過在新的工作崗位感覺學到不少新的經驗,也很開心自己過去的一些經驗可以帶給目前我部門的年輕同事。雖然工作時間也比以前長(通常是朝九晚十),不過倒也蠻喜歡現在的環境的。
      我今年即將滿40了,最近有時難免也會想,人生是否就是這樣繼續往下走了呢?不過最後的結論通常都是--既然現在在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能有所貢獻且還持續讓我學到新東西,那麼就這樣往下走也沒什麼不好。唯一覺得有些難以釋懷的就是,因為工作時間太長,思想與感性上也少了些餘裕。不只是“拍片“對我來說似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障礙,甚至連“拍照“的閒適也慢慢的失去了。不過我相信隨著工作裡的一些想做的事逐步完成,應該還是有機會重拾起那些心情的。
      謝謝您今天逛過來留言給我,希望有時間多來看看聊聊喔 :)

      --老查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