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3日 星期一

除了執著,還需要同理的感動--我看日劇「重版出來」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不會賣』,但是我可以很清楚地說『會賣的漫畫是受到喜愛的』」--「重版出來」

「重版出來」(即「成功再刷」,指書籍因銷量好而需要再刷補貨)是最近追的一部日劇,本來只是因為對於故事背景設定頗感親切—我在還沒有從事網際網路相關工作時,其實有七年的時間都在出版社服務,起點正是尖端出版社的漫畫編輯部,當年都還是手工完稿,把文字標好字體級數後發照相打字,再把打字行送回來的字稿用筆刀仔細切下來後貼在完稿上。所以看到其中一段寫漫畫編輯要在連載內容前後字斟句酌加上提要或宣傳文案的那幕,活生生就是當年的工作記憶之一。

除了相當貼切地描繪出漫畫家、編輯、銷售部門、書店的工作生態外,我自己在這部劇裡讀到的主題是「執著」

「執著」,感覺上似乎是蠻正面的特質,展現在為畫出好作品而全心投入的漫畫家、燃燒熱血做出好漫畫的編輯、盡全力推廣銷售的營業員、設法讓好書因為陳列與宣傳可以多些機會給潛在讀者看到的書店人員的身上。其中的確有如同對白中所描繪「對要求很配合的責任編輯,有行動力的業務,加上對作品有愛、努力推銷的書店店員,只要這三者一起合作的話,作品就有可能一躍而上」的美好場景。

但在劇中,我們也看到了因為時代的改變必須廢刊掙扎求存的出版社、堅持十年最後只能黯然返鄉繼承家業的漫畫助手、由全盛而至一厥不振,困於過往榮光而無法另謀出路的老漫畫家,他們難道不執著嗎?是不夠執著,或者是執著之外,還需要一些什麼?

如果要讓執著的力量發揮到極致,需要的也許會是因為同理而引發的感動吧。這並不只是三言兩語就可以得致的,就如同劇中孜孜不倦提攜後進的大師三藏山龍,也還是會遇到無法體會其苦心而叛出師門的助手(第一集),而盡全意對待漫畫家的編輯們,也仍然有無法諒解其苦心的畫家(第五集、第九集)。要能達到同感的境界,真的太難了。沒有同理的感動之下,執著,也許只算是固執。

最微妙的點也在這裡,如果沒有執著,沒有那種盡其可能要找到路向前進的那種決意,也許就無法達到讓人因而感動的境界。但是如果那股決意太自我太強烈,又會成為束縛自己的硬殼厚繭。唯有能夠找到其中的平衡的人,也許才可以讓執著成為自己發光發熱的動能。如同劇中無師自通,僅僅因為天份與熱愛而開始漫畫之路的中田伯,因為執著而在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讓自己的才能展現出來,逐步的感動身邊一個一個的人,進而發揮才華的光芒。以及像是出版社「興都館」的社長,在日漸蕭條的環境下固守出版,也不忘嘗試用其他作法(如數位出版、行動閱讀)去迎合讀者跟上時代,但是「興都館絕對不會放棄出版書籍」是他的執著,希望讓每一位需要書籍啟迪、慰藉的讀者,都能與適合他的書相遇。

「會賣的漫畫,是受到喜愛的」,之所以能讓人真正的喜愛,正是因為感動。我想這也是這部劇讓很多看過的朋友因而忍不住一再談論的原因,我也是。雖然下星期才是最終話啊,我也忍不住先把自己這陣子的感想先給寫出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