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役於物,始於用心 -- 2018新年雜感

by - 下午11:19


新的一年開始,總是要回顧跟展望一下。

回想過去這一年,仍然有種事情總是不照計畫走的感覺,年中間因為身心俱疲,一度想休息一下,當時都已經把手邊的錢計畫好,也想好要去學哪些東西上哪些課了,想說至少三個月到半年吧,重新幫自己充電一下,讓人生有些新的轉折。不過還是未能如願,繼續在原本的工作,繼續著上班族的生涯。不過在因故改變計畫的過程裡,也體會了「心轉、意轉、境轉」,影響自己的,通常都不是外在的世界,而是自己用什麼心態去面對。



已經過了的也就不再多說了,年近半百,沒有什麼立大志的企圖,不過今年倒是從小事立志,認真的想改變自己兩個老習慣。

這兩個習慣,都跟「物」有關。

比較熟的朋友也許有印象,我到哪都背著一個蠻大的托特包,如果有機會看看裡面裝什麼:除了錢包鑰匙之外,裝了鋼筆鉛筆原子筆多色筆立可白的筆袋(與各種筆芯、墨水管)、名片夾、兩副眼鏡(一副是備用)、藥盒、大小尺寸的便利貼、紙巾與濕紙巾、手機拍攝補光燈、兩本筆記本(仍然有一本是備用)、行動電源、電子書閱讀器、平板或筆電、簡報筆跟螢幕連結線,也許還有一兩本書,而選購包款也都受到這個習慣的影響,一定要找能夠有大小隔間口袋可以分門別類收納這些東西的,目前我用的日本森野帆布的托特包,就因為這個原因讓我前後買了四個不同配色的交替用,如果單看這架勢,也許會猜想我應該是個到處找咖啡館工作的遊牧族,但我每天在辦公室待超過10小時,通常這一整套裝備派上用場的機會少之又少,但是我就這麼天天扛著一個大包,因為習慣,以及自以為這樣才能安心。

真的是不必這樣的,因為習慣,我沒有進一步的思考我真正的需要。這兩天因為一些行程,我仍然扛了一大袋到處去,肩膀因此相當不舒服,提在手上也切實地感受到重量,當我打開袋子想找到底是什麼東西那麼重時,每一樣東西也許都是小物事,累積起來就是負擔。切實去想真正不能少的,不過也就是錢包鑰匙藥盒這三樣(也就是週末我出門運動時會帶的),頂多加一本筆記本與筆。以及,每次出門前都得認真想想當時的行程還需要什麼,用這個新習慣來取代舊習慣。

另一個要改的,則是收集癖。我持續在收集的包括科幻模型與玩具、眼鏡、手錶、鋼筆,以及近來比較收斂的相機,一開始都是因為對其設計、造型、質感、工藝,以及其中的哲學與趣味而開始沈浸其中,但是很容易的,從愛好慢慢的演變成收藏者的慾望,只想搜羅,佔有的滿足取代了玩賞的會心。以為自己在享受收藏之樂,但卻不自覺的被物件所役使。這兩天在整理一些久未好好寫而墨水乾了的鋼筆,浸泡、沖洗、風乾,然後再用吸墨器充飽墨水,嘗試著寫幾句話,感覺手中的筆書寫的手感與筆觸。當下的感覺是,如果不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去感受一支筆,那麽收集再多,不也只是一堆金屬與膠桿的造型物而已?鋼筆如此,其他事物也是如此。所以,我想接下來要好好的去感受我已經擁有的各項收藏,而不是繼續去追逐更多的物質收集而已。

真要說這兩件事如果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也許是提醒我自己,用心。

用心去思考當下的需要,用心去感受已經擁有的事物。

這是2018年我給我自己的功課,希望能夠Pass。

You May Also Like

0 意見